您的位置:求职指导 > 求职书架 > 求职书架首页 > 动态流行 > 最新资讯 > 正文

静失觉

来源:张静著   日期: 2011-05-13

内容简介:

图片与文字,用镜头书写的诗。放大一切念头,把细节放大,把感受放大,把热情与冷酷之美放大。生与死不矛盾,真实与虚幻不矛盾,感觉与失觉不矛盾。在这里,寒冷源自温暖,难解源自理解,怨恨源自爱,而故事,源自左手边的眼睛和右手边的耳朵。

 

作者简介:

1985年生于北京 A型血 巨蟹座 清华大学研究生

【关于我】

一个理想主义者,一只嗅觉灵敏的狗,一位诗人,一个酒鬼,

一台长焦镜头,一个悲观的自大狂,一个沉思者,一位匠人,

一只冷血动物,一个天真的孩子。

不对。那些都不是我……

【我的图片】

放大。放大一切念头。

把细节放大,把感受放大。把冷酷与热情之美放大。

其实真实与虚幻不那么矛盾。

【喜欢和讨厌】

喜欢痴迷于喜欢的事。

讨厌不能自拔。

【梦想】

假如,假如。

能亲历世界末日便此生无憾。

精彩试读

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死
一个理想主义者决定从十八楼跳下去
他反复考虑着
为什么不是二十五楼呢 那里离太阳更近 更利于飞行
二十五楼的窗台上有一株妖娆的罂粟
冬天是没有花的 然而 死亡如是一粒轮回的药丸
所有的花就能自由选择何时盛开
他安静地踱着步
死亡是不道德的 如同与水暖工偷情的妻子 令人唾弃
围观众人 他们惊愕的目光 比死者更冷
当然还有那些贴在车窗上的闲言碎语
和绕着污血嗡嗡乱飞的苍蝇一样讨厌
冬天是没有苍蝇的 切身的寒冷与痛楚是致命的杀手
犹如没有人因同情而死

他摸摸口袋 盒子里还有八根烟
点燃点燃 熄灭熄灭 希望是微弱的火光
唯有它的控制权在自己手上
总会燃尽的 就像生命 身体的暖
在熄灭那根烟的时候渐渐冷却
冬天是没有暖的 一段干净的垂直线 好过冻死在街头
唯有此刻 他才是身体的主宰
他推开窗
风狂躁地冲撞进来 不 也许是出去
因为这狭小的走廊并不是风的家园 到处弥漫着陌生的潮湿气味
生存不过是死亡的对立 并不见得有什么优越之处
冬天是没有生存的 也许有 却只能在遥远的阳光里委曲求全
自由的风在这个充满规则的城市里是不自由的
所以风不喜欢避风港 风没有家园

他将半个身子尽力地探出去
他看到了远处的山 不远处的树
近处的楼房 更近处的街道 下面的公路
还有 一位牵着狗的妇女
她的脚边 有一个红气球
他拼命眯起眼睛 渴望看到一切细节 可是地面很远
于是那一团小小的红色 在他眼中慢慢膨胀 最后扩张成一片猩红
他摇摇头
他固执地认为冬天是白色的 血管里流淌的每一滴血
都是洁白的
红色是多么肮脏的颜色啊
他听见风在耳边颤抖地问 你的花呢
他笑笑 留在那个窗台上了 他们会自由的开放 开出惨淡的白
和无邪的红
这个世界的唯一两种颜色
 
 暴亡于街头的猫的故事是一个黑色童话。朋友的猫从八楼跳下去却自杀未遂,只摔瘸了一条腿儿。想起在斯蒂芬.金的《宠物公墓》里,猫被描写成生性暴虐的恶徒,会把老鼠咬得血肉模糊。它们冷酷且好奇心旺盛,绝不按常理出牌。所以猫常横在街头死去,而不是蜷缩在火炉边。当然,这些故事万万不能讲给天天盯着电脑桌面上那只咪咪流口水的孩子们听,告诉他们那些萌死人的圆眼睛后面藏着一颗残暴的心,无异于给Hello Kitty带上神兽的帽子,见人就说:Hello~Fuck you! 会教坏小孩子的。

占卜师的遗言
占卜师是在下午喝咖啡的时候 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她用金属小勺在咖啡里搅出漩涡 并从中读出 特别的意思
刚刚离开的问卜者 那个祈求爱情的女子
劝说再三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 逃避现实
多数人活着的时候总是倔强地坚持
从不考虑 生或死
爱情让人退化了生理本能 甚至察觉不到 干涸的末日
占卜师开始将遗言 啰里啰嗦地写成短诗
疾病会被治愈 旱地会迎来甘霖 战争终会停止
被认为失控的局面 其实一直受控制
占卜师撕掉前页的纸 准备再重来一次
冰冷的咖啡里仅有的甜度 便再一次消失
肮脏的积雪早该融化 把寒冷 归还给冬日
发情的蚯蚓在春天 找到自己身上 爱人的影子
那封尚未寄出的信 静静躺在抽屉里 一再被延迟
占卜师划掉以上全部 决定在闭上眼之前 重新写下

这个字
 
 残酷青春
她十七岁
阳光很好 她把手插进又肥又大的校服口袋
地面上升起浓郁的塑胶粒的味道
塞进白色耳机 按下play
她的世界里 天与地就会倒转过来
熟悉的旋律 她习惯低下头 吐气 发帘顽皮地翘起
她十七岁
月光总是皎洁 她钻过栅栏的空隙来到只属于她的领地

这里的星星比别处多一些
手心里攥着的烟盒 被汗浸得发软
火苗从打火机的肚子里窜出来
她对着点燃的香烟许愿 希望是长条形的 洁白而神秘
她十七岁
凌晨三点 她仰望着涂满夜色的 天花板
小声哼着 我想知道 流星能飞多久
梦境在一片深蓝中展开
冰冷的血 冰冷的水果刀 冻僵的右手手腕
倘若 停滞 流年不再流逝 光阴永不似箭
她就会
轻轻地笑着轻轻地留在十七岁                                            
 
末日
幸存的人睁开眼睛 开始怀疑
生存究竟是一件幸运的事还是不幸
如果大海冰封了
灾难 大概也只是针对人类而言
他们 那些企逃者
手中紧紧攥着的船票 和诺亚方舟一同搁浅
有人偷偷地笑了
因为他在口袋里藏了一颗糖果
幸存的人选择了旅行
如果没有终点 海边将是必经之地
等到海潮退去
露出灰色的沙滩 露出零落的瓦砾 露出泡烂的尸体
那些死在海里的家伙 再也闻不到浑浊的空气了
他们的躯壳里面
装着曾经孕育这个星球生命的最神圣的液体
幸存的人无休止地行进
听完了所有曲子 大声哼唱着每一首会的和不会的歌
直到声嘶力竭
他们从死人脚上找到不算太坏的鞋子
换掉自己已经破烂不堪的那双
行走是活着的全部意义
幸存的人食物匮乏
最先撑不住的那个遭到众人好一阵窥视
第二天他的身体便消失不见了
光溜溜的脑袋漂浮在水沟里毫无掩饰
男人瞪着发红的眼珠
又粘又脏的胡子上还挂着黄色的油粒
幸存的人依旧生存着
时间被遗忘了 不再有白昼与黑夜 也不再有四季
而人们必须活着 因为没人愿意死去
即便是 沦为食人族的囚犯被关在漆黑的地窖里被砍断手脚
还是要挣扎着逃走 逃到一片完整的天空下
即使不再有天空
幸存的人还是会幸存
如果旅游,三亚绝对不是好去处。拥挤的旺
季,昂贵的物价,嘈杂的环境,混乱的治
安……它拥有暴发户景区的一切弊病。
这里唯一有的就是海,与天界相吻的海。也
似乎只有海就足矣。
较之在蓝天白云下与挂着救生圈的大队人马
一同泡澡,和鱼虾蟹混在一锅海水里煮着,
我还是更喜欢逛逛海鲜市场,饱览众生之
相。
在泥泞的地上躲着莫名的内脏和黑乎乎的血
迹,鼻腔里充满了浓郁又粘稠的腥气,光线
不足的大棚里面感觉昏天黑地的,如果不打
闪光灯,拍出的图像一定会虚掉。
但是到了这里,方知众生的苦与乐。几家欢
喜几家愁,几家绝望地躺在砧板上,几家欢
乐地举着菜刀。
大眼睛的带鱼看着就没什么心眼儿,大脑发
达八肢也不简单的章鱼纵然聪明到辨得出镜
子里的自己,也再无用武之地。
挣扎,奄奄一息,死亡,这里的人类稳操主
宰生命的菜刀,如同《香水》中的那个杀人
犯,被众生像神一样崇拜。最后他被大家一
块块分着吃掉了。这个结尾虽恶心但有种吃
臭豆腐般的暗爽。试想众海鲜围着一锅人肉
刺身大快朵颐,又一众海鲜在津津有味地观
看这一盛况,此情此景能不大快鱼心吗!
   
 

< 1 2 >


收藏 发给QQ\MSN好友 转至新浪微博 转至搜狐微博

责权声明:本文所表述内容,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观点,与zhaopin.com无关,本网转载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不承担任何解释义务及责任。未经 zhaopin.com 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所有文章及其他作品。

编辑:Eva